我們的野溪不是政府的~

[我們的野溪不是政府的,是屬於部落的!!]這是我們頭目Yudas Dali回覆***的話,

頭目說我八歲的時候我爸爸就去世了,但是我記得我爸爸(Wasaw Vai)說過的話,

他說”在日據時代,我們過得很辛苦,當時,為了養活部落的人,我和部落的人一起去釣魚,把魚苗放入這兩條野溪中,

後來魚變多了,又怕魚被大家撈完,所以大家同意,在秋季或魚類不生產的季節,用[毒魚藤](不會殺害魚類的植物)毒魚,

毒完的魚,撈起來後開始平分給部落的每一個人,這是我們部落分享Gaga的由來,我不知道你說”政府的”是甚麼意思,

但是我永遠記得我爸爸去世前跟我說[你要好好照顧這兩條野溪,他們是部落的命脈],這也是我當頭目最重要的事~”

這兩條野溪在老人家面前是~歷史的延續,記憶的傳承…活生生的歷史展現,

想靠野溪攬政府經費,或發展自己家民宿的人身上,這些人眼睛看到的可能是招攬遊客的方式或是賺錢的好地方,

但是在長期居住此地的族人眼裡~[“野溪”不是政府的!!!是麻必浩所有子孫共有的~]

我們從102年起到113年,辛苦封溪護魚…就是要告訴大家”保護野溪也是保護部落重要的Gaga~”

 

0 回復

發表評論

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?
Feel free to contribute!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seventeen − 5 =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