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染

「生.染」
輕輕搓揉苧麻線,
薯榔的顏色慢慢滲入纖維內。
每一條纖維吸足了紅色的染液,
像極了被夕陽染紅的河流,充滿無限的活力。
輕輕的擠壓,反反覆覆。
薯榔的膠質與苧麻線融合。
陽光下,苧麻線、雙手都染成漂亮的紅色。

男人的線,大地的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