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染

「生.染」
輕輕搓揉苧麻線,
薯榔的顏色慢慢滲入纖維內。
每一條纖維吸足了紅色的染液,
像極了被夕陽染紅的河流,充滿無限的活力。
輕輕的擠壓,反反覆覆。
薯榔的膠質與苧麻線融合。
陽光下,苧麻線、雙手都染成漂亮的紅色。

男人的線,大地的線。

“活的”苧麻文化!

苧麻在麻必浩部落已經逐漸成為生活的一部分

有人說”做苧麻線是要幫忙保存泰雅族的文化…”

說這話的人可能不知道文化是活的?他以為留下技術就=保存?

真正的文化如果無法從生活中逐漸恢復,

那麼這個文化叫做歷史文化,

而保存的僅是”工藝”而已,並不是文化~

麻必浩的苧麻文化是活的~永續的文化

苧麻文化應用~國際交流工作坊

「苧麻」是一種韌性極強的植物,
跟部落在地族人的性格非常相似。
「麻必浩部落」從活力部落開始以苧麻線出發,
用四年的時間舖設部落的“苧麻文化”之路,首先找回泰雅族北勢群的生命觀完成文化牆。在部落周邊種植苧麻,營造民族環境及苧麻文化園區。
等部落夥伴累積足夠的文化底蘊與實力之後,我們才邀請少數南三村部落工藝師參加國際交流課程。
期望工藝最終的回歸用「無聲的手作與技法」呈現美學。
國際交流最大的樂趣在「語言不通」,只能回歸到最原始的方式,彼此用作品互相交流,每個人都有機會將想法及才華表現出來。
我們用月香阿姨的視角,
來分享這三天國際交流的心得~
「國立臺灣工藝研究發展中心翻新工作營,是一群學過美學東西的人,他們對材質的利用都學過,所以看到材料就知道自己要做什麼?而部落是一定要給他們東西,他們才會把想法加注進去,創作出屬於自己的東西。」
這是文化的差異,
是社區營造應該明辨的過程,
我們在這樣的國際交流過程中發現這個道理。
這也是多年來,
我們試圖拆解的無形框架,
逐步找出在地文化本質的過程。
感謝
文化部村落發展計畫
日本佐佐木真紀老師
清華大學張瑋琦老師
國立台灣工藝研究發展中心黃誼甄老師
原促會金惠雯
麻必浩所有族人
南三村優秀的工藝師

建置及培育部落組織~里納禮好茶部落觀摩活動

這次的參訪重點在”接待家庭”

希望藉由里那禮好茶部落的參訪,給部落一些經驗

好茶部落雖然經過三次的遷村,

生活文化也被摧殘的體無完膚….

在居住的環境改善良好,但是仍舊可以感受到居民內心的空虛,

以文化為根基的接待還是我們努力追求的目標

感謝李金龍理事長的介紹,

也感謝接待家庭的接待~

一次美好經驗的觀摩之旅!!

 

遊客新體驗~傳統新娘服

在雪霸國家公園”織起一座彩虹祖靈橋”書上

寫著這麼一段話:[泰雅族北勢群的服飾特徵,

與西部泰雅亞群的各群十分相近,唯其織造的美感,

乃崇尚細緻和多色變化。因此,在線紗的使用上多半捻成較細的。]

當時的紗線是苧麻線,

可見我們北勢群的婦女

捻線技術優於其他族群

傳統的新娘服還需要挑花技術

目前部落Yada Mahong(左邊)還有保有這樣的技術,

當遊客穿上她親手織的新娘服,

都會感動的說”好美….”

泰雅族北勢群的生命觀

活力部落傳統文化復振的過程,

藉由苧麻的復振,我們找回屬於北勢群的生命觀,

“男性死後鑽入竹管,女性鑽入麻莖…….”

北勢群族人與土地關係生生不息,

我們女子死後靈魂回到苧麻莖,

不是過彩虹橋

與世世代代的子孫在一起

頭目跟Yaki摸著文化故事牆面感動的說:

“終於找回屬於我們族群自己的生命觀….”

感覺找到失落的那塊拼圖,

逐漸建立部落的自主性

我們的竹屋文化展示區,

展示的是我們北勢群自己的故事!